AmeSaki's Ark

楽园へ还りましょう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[虫之歌]立花利菜,一个神的玩笑



“这四名十几岁的少女中,位于中心的女孩甚是引人注目。

她 那头长约及肩的头发因为朝阳的反射,亮晶晶地闪耀着。脸上爽朗的笑容,就是比周围的人耀眼许多。她的笑容看似有几分坏心眼的原因,想必是因为眼角像猫一样 地微微往上扬之故。

不少男性会特地为了她回头,将视线落在其西装外套外,披着大衣与围巾的身影上。

少女叫立花利菜, 跟大助同为就读县立樱架东高中一年D班的同班同学”


这是她在小说中第一次登场亮相的描写,必定会使人认为她又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呢。
立花利菜,本作女二号,与本作女主角诗歌的 内向腼腆相比,利菜则更显得成熟开朗,有种桀骜不驯之感;与诗歌经常把内心的痛楚写在脸上不同,利菜脸上爽朗的笑容,恰是她内心相反的写照,让人不禁想起 了EVA里的明日香,除了在作画外找不到任何她内心的破绽。


立花利菜,就读县立樱架东高中 一年D班,作画一流,但她却是位附虫者,且是“虫羽”的首领,被指定为“火”种一号“附虫者”,代号“瓢虫”。

她的“虫”一只叫“七星”的瓢虫。

她的身世她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,她父亲 是个无聊透顶的人。他在外面会假装成温柔的父亲角色,然而每天只会毫无理由地殴打利菜的母亲,父亲很有钱,也有权,利菜甚至无法逃出来。说到利菜小学时候 的记忆,就只有在没有电视机,也没有其他东西的房间内,画下从窗外的风景罢了。她母亲则好象只是为了挨她父亲的拳头而存在的,总之,自从利菜懂事以来,满 脑子都想着要杀那家伙。
    当她母亲因病去世的时候,利菜还以为下一个就是她,像母亲那样什么也做不到,什么也没得到就死去……利菜才不要这样,所以被杀之前,她决定要先杀了他,当 她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,利菜就变成了“附虫者”,结果她父亲运气地没有被利菜杀掉,但却再也不省人世,利菜把他推进了一个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的地狱里面。


她的仇人利菜一生中没有遇到几个令她咬牙的仇人,除了她的父亲外,就是一个代号为“郭 公”的“附虫者”。他那冷血无情,随便就夺取他人梦想的男人,令利菜十分愤怒,他也是利菜完成梦想的巨大障碍,只要击败他,那么找到“附虫者”们的容身之 处就指日可待了。

她的幸福:神——我真的要感谢你呢

她的挚友利菜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一个能够吐露心声的朋友,直到遇到她,一个叫杏本诗歌的女孩,她连自己都为自己惊讶,她竟然对眼前这位才 见面不久的少女,说出了深藏在内心的话。

她 的初恋她的初恋或许连她自己都没发觉。当诗歌说道: “他是利菜喜欢的人啊!他一定能够理解利菜的。”是啊,利菜这才发现,原来,他就是利菜的容身之处啊,虽然在学校的时候,两个人一直冷言相向,但利菜自己 知道,她一直注意着他,一个叫做药物大助的男生。

神的玩笑

这几天的经历对与利菜来说就像做梦一般,首先她与一名少年相遇了,并开始注意 他,虽然那是个毫无特征的少年,但他身上某种独特的气息却吸引了利菜,然后又遇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可以称之为挚友的少女,虽然那位少女总是羞羞怯怯,不 太可靠,然而本性很坚强。

至少到这里,利菜还是一直默默的感谢着神


所以当利菜知道这两个人在交往的时候,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,利菜的容身之处原来 就是大助啊,不过看到两个自己最重要的人找到了容身之处,利菜还是接受了眼前这个事实。

要是世界上真的有神方在,那他还真是个最无趣、最恶劣的家伙

叶芝市,最后的战斗舞台,利菜已经毫无顾虑了, 只要打倒眼前的男人,找到大家的容身之处,那么一切都将结束。

但是眼前发生的事实在太恶劣了,脱掉面具的利菜,面对着褪去防风镜的“郭公”。

“……你到底是谁?是药屋大助?还是‘郭公’?”

“至 少……在学校的时候是药屋大助,刻意配合开学时期的潜入学校,也是为了要执行‘郭公’的任务。”

利菜清楚的听见自己咬牙的“嘎叽”声, 为什么会这样?!愤怒的利菜向大助质问道:

“不就是你!一次一次地夺走我们‘附虫者’们的梦想吗?!”

“如果特环是 敌人的话!如果鄙视我们的人是敌人的话!我早就把他们杀光了啊!……我们的敌人!……不就一直在我们的面前吗!”

少女笑了,那是一种自 嘲的笑。

“是啊,……我……早就……已经输给了……输给了自己的‘虫’。”

当少女说出这话时,瞳孔已经失去了光泽。

“不过似乎,发现得……有点太晚了。”     

少年跑过来把倒下的利菜,抱在了怀里,那是只属于他们俩的时间,虽 然利菜的回答总是断断续续,含糊不清,但的确,她在笑,一直在笑呢,这是一种释然的笑,是一种幸福的笑……

“原来……大助……一直注意 着我呢……”

“我真是个笨蛋呢……到……现在……才想活下去”

“呐,大助……告诉……你件事情……其实……我……一 直……注意……着你呢”

“别露出这种表情!利菜!你不是很坚强吗?在与特环的战斗中,你从来哦都没有放弃过,不要为了……为了这种小 事……既然要笑,好歹也要笑得像画我的时候啊!”

少女用最后的力气如生命搬地抓住了大助的手臂。 

……

少 年静静地将利菜的身体放在地上,就算失去生命,少女白皙的脸庞依旧美丽,亮丽的头发如同黑色波纹般,在岩石上面散开……

“利菜的梦想好 吃吗?!不过!给—我—还来!那是属于跟我有着相同梦想的少女的东西啊!”大助缓缓瞄准已经成虫的瓢虫头部……


后记:
    立花利菜的一生充斥着不幸,出生在一个暴力家庭,年幼的她一无所有,只有求生的欲望,为的只是能找到个可以接纳自己的地方,于是她就成为了“附虫者”,成 为了“虫羽”的头领,整天奔波在战场上,每次都是徘徊在生死的边缘,但是她不能害怕,也不能退缩,于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前进着,或许也因为这样,使她有了那 种与其他同龄少女不一样的成熟气质,不过她毕竟只是个16、7岁的女孩啊,从小到大她一直有着这样的念头:干脆死了算了。但是遇到大助后,她第一次感受到 了害怕与恐惧,以及……活下去的念头,但是神对她是不公的,不……或许,至少在她死的时候,她是幸福的笑了。


……渺小我之所以能够活下去 是因为我有着璀璨的 几乎令人心碎的梦想……

| 虫之歌 | 22:17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amesaki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75-8da86a89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